最爱瑶妹和洋洋

娱乐风波1

演员羡洋,经纪人忘涉,总裁(金主)金光瑶
轻微苏薛苏
主要人物薛洋苏涉
当魏无羡被蓝忘机捧的红遍大江南北时,立志要超越蓝忘机的苏涉不惜全力捧小鲜肉薛洋,无奈薛洋实在不配合。
理想与现实之间隔着一条天堑,但用真心打造的桥梁足以跨过天堑。

这个我绝对不坑(挖坑不埋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

正文:
苏涉到的时候薛洋还躺在床上睡回笼觉,薛洋是被苏涉暴躁的敲门声给惊醒的。
“我艹,苏悯善你更年期到了呀!”薛洋顶着个鸡窝头,刚给苏涉开门,就被对方摁进了房间。
“形象!注意形象!我和你说的你都忘了吗!”苏涉随手关上门:“被拍到了怎么办!”
薛洋直接坐在地上伸了一个懒腰:“怕什么,我一个十八线小明星,谁会闲的无聊来拍我。”
苏涉面色阴沉,没有多说:“你总会火的。”
“等到那一天再说吧。”薛洋满不在意。
薛洋去洗漱的时间,苏涉坐在沙发上看手机,自虐般的把微博头条看了一遍又一遍。
#魏无羡成为影帝,感谢陪伴多年的经纪人蓝忘机#下,评论一直在更新,除了两人的cp粉和魏无羡的粉丝,蓝忘机的忠实粉丝也不少。
[含光君无所不能,做演员时是影帝,转型做经纪人也能捧出一个影帝。]
[含光君帅翻了,啊啊啊!]
苏涉扣紧了手机,见薛洋出来才装作若无其事的说:“今天下午的试镜准备好了吗?”
“一个偶像剧的反派炮灰而已,能有多难。”薛洋打了个哈欠:“台词也就那么几句,不是‘你找死’就是‘你知道我是谁吗’,一点新意也没有,早八百年就会背了。”
“不只是台词。”苏涉说:“人物形象你揣摩透了吗?”
薛洋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一个反派,怎么坏怎么来不就行了,坏的越彻底,主角打起脸来越爽,观众越爱看。”
“反派也是人,自然会有形象。”苏涉反驳。
“但是偶像剧里不讲这个。”薛洋抽出一颗糖,剥了包装纸塞进嘴里。
“……别吃太多糖。”“行行行。”

苏哥哥做了两年经纪人,但是一直不出名,资源也很少。

梦寒1

对于姑苏蓝家而言,每年的最后一天,不仅是春节,还是当年年满二十的男弟子的及冠礼和年满十五的女弟子的及笄礼,这也是男女弟子难得可以一见的日子。但是蓝家规矩严格,就算是这一天,男女弟子也是被分开进行仪式的,最多远远的隔着台子望上几眼。
两边是进行仪式的弟子,中间是观看仪式的长辈,魏无羡凭借自己是含光君道侣的身份,很不要脸的挤了进去,想要借机看看姑苏女弟子。
蓝曦臣是姑苏蓝氏的家主,在这种场合自然是要去进行安排的,距离那件事已经过去了三年,不管暗地里怎样,至少表面上他还是那个清雅的泽芜君。
“那姑娘在看什么?看男弟子吗?这胆子也太大了吧。”魏无羡坐在蓝忘机身边,好奇的问。蓝家女弟子本来就少,年岁又大多相近,以至于魏无羡在蓝家过了三年除夕才只有今年有女弟子及笄。
蓝家的女弟子同样是白衣抹额,看着完全没有外面那些同龄女子的明媚,但容貌出色,也显得人仙气十足。其他人都在准备接下来的表演,唯有一名高挑的女子频频望向男弟子那边。
“婴!”蓝忘机有些不满,魏无羡笑嘻嘻的解释:“二哥哥,我就是好奇吗,你就告诉我吗。”蓝忘机挪过椅子,正正好挡在魏无羡的面前,阻止他继续看向女弟子。
魏无羡:“……”
“此人应当是蓝月柔。”蓝忘机说。
“二哥哥,你都没看过那个弟子就知道她是谁呀?”魏无羡不解的问。
“女弟子中会这样做的应当只有她,因为她的兄长也是今年及冠。”蓝曦臣刚下来就听到两人的问答,便补充道:“蓝月柔与其兄长并非同胞,两人俱是被收养的,养父与世长辞后,蓝月柔便被托付给女教习抚养,兄妹俩少有来往。”
“原来如此。”魏无羡听了后不太确定的说:“他们该不会是那一支的吧?”
蓝曦臣略一思索便知他口中的那一支是哪一支了。蓝家有一分支,同属于嫡系,但这一分支的弟子皆是被收养的,这一支的继承人茹素戒酒不兴婚配,比其他蓝家人更像和尚,流传至今只剩下小一辈的了。
蓝曦臣点点头,魏无羡也不在多问,但还是好奇这个继承人是何方神圣。
“蓝思追,蓝梦寒……”高台之上的人一字一顿念出名单上的名字,一次十人,十个名字很快就念完了。
看着自己的名字从考官口中念出,蓝梦寒绷紧了身上的肌肉,随着其他人走上台阶。
“都过去这么几年了,思追都及冠了。”魏无羡颇有些感慨的说。
“是啊,过去好几年了…”蓝曦臣喃喃道,隐去了眼中的复杂。“蓝梦寒便是蓝月柔的兄长。”蓝曦臣说。
魏无羡好奇的看过去,就见一个与周围格格不入的青年跟在蓝思追身后。为什么说他格格不入呢?因为他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僵硬冷酷的堪比一块石头,目不斜视。
这孩子是被折磨成什么样了。
魏无羡有些牙酸。
及冠时每一个弟子都要表现自己的才能,以此来证明这二十年来自己都学到了什么。
蓝思追的才能自是不必说,他也没捡便宜,选了一首难度较高的曲子,但也弹得行云流水,让一旁的夫子连连点头微笑。
而蓝梦寒身边的那个夫子一脸的平淡,让远远看着的魏无羡也分不清是好是坏。
应当不坏。
魏无羡微微侧身,见蓝月柔依依不舍的看着蓝梦寒走下台,她自己也要上台时才收回目光。
“蓝家成年后会要求弟子组队历练。”蓝曦臣说道:“那蓝梦寒自小就未下过山,也该让他出去看看,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他也该放下了。”
蓝忘机看着兄长微微点头,他自然明白兄长的言下之意。
“婴,我们在云深不知处多留一段时间吧。”蓝忘机看向自己的道侣。
“诶,当然可以了。”

还没写到瑶妹……

粉上苏涉咋这么惨呢?同样是买vip看正版,为什么我还得眼睁睁看着有人在弹幕上骂我喜欢的人呢?连举报删除的权力都没有。

梦寒简介

姑苏蓝家有这样一支分支,继承者不婚配,靠收养遗孤来传承,而且这一支的人茹素戒酒,比其他蓝家人还像和尚。
这一支分支流传至今只剩下了蓝梦寒一人,但这蓝梦寒当真是个奇葩,不管样貌还是学识都是一等一的,但是,在擅长乐理的蓝家,他是唯一一个乐痴,白痴的痴。他唯一会的乐器便是琴,他的七弦琴梦寒是他养父蓝浮生收养他时一并带回蓝家的,他从小便练自是熟练,但也仅限于熟练,他的问灵从来没有成功过,其他曲子也弹得毫无感情。
当他二十岁及冠时,他的问灵第一次得到了回应,而且还附赠一个只有他能看到的美人。

原创主角,无cp,有魔道其他人出没,晓星尘复活。我真的喜欢洋洋,但是他只是个回忆。瑶妹戏份绝对不少,结局绝对不惨。上面出场的三个人非常重要,尤其是那个美人,他是剧情主线。

恶友日常序言

作为一个富二代,金光瑶并不像其他富二代那样只会泡妞打架惹事生非,而是非常努力非常刻苦的学习了金融和艺术,不仅会做生意还会琴棋书画,人又温和(?)礼貌,堪称富二代的表率。
但是,他那个弟弟薛洋比其他富二代还要恶劣,小小年纪就学会了打架斗殴,管它理不理亏,先打了再说。明明钱多到没地花,但就是爱吃霸王餐。不过大家也知道,这位小少爷不付钱,自然会有人付钱,也就不去在意这个了,但这也足以表明那个薛小少爷有多奇葩。
薛小少爷闯下的祸,全部是由金大少爷来摆平,才没闹到他父亲金承泽面前,但是时间久了,金承泽又不是傻瓜发现不了,而且金光瑶的本事都是他一手教出来的,对他而言尚且幼稚。自觉不能惯着孩子的金承泽非常冷漠的将两个十五岁的孩子扔到了金氏势力范围之外的mx大学附属高中去念书,每月只有固定的生活费,还不允许属下给他们提供帮助。
于是,薛瑶二人开始了他们不一样的高中生活。
金光瑶:俗话说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挣钱不是很容易的事吗?
薛洋:要挣钱的是你,为什么出卖色相的是我?
金光瑶:因为花钱的是你,而且,你除了这张脸也没什么了。




咳咳,其实应该是金·伪富二代·真网络歌手·光瑶和薛·游戏主播·洋。

恶友日常

现代背景下的魔道众人,金光瑶和薛洋是主角,从高中开始的一些日常,有暧昧有激情但是除了忘羡没有其他真正cp。
其他:富二代金光瑶,金光瑶家养子薛洋(不希望他们那么惨),金光瑶大薛洋两个月。没有三人结义,没有断指。
段落前会打暧昧cp的名字,不喜可以跳过。